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5/new/mar/today/today-world1.htm 

日本鐵達尼號 高千穗丸的沉沒船奇

真正的「高千穗丸」檔案照片,可見該船當時的雄姿。

ۥѮɳ 駐日特派員張茂森   March 3, 2005

一九四三年三月十七日,天氣晴朗,氣溫大約攝氏十八度,即將從日本北九州市門司港碼頭出港航向台灣基隆的超級豪華客船「高千穗丸」上,一大群的乘客站在甲板上興高采烈的向在碼頭棧橋送行的親友揮手道別,船上包括組員在內的一千零八十九位乘客大部分是台灣商人、留學生,也有剛被派往台灣赴任的日本警察、公務員,這些懷著各種不同心情的乘客預定在兩天後的三月十九日到達,但是沒有想到其中的大約一千人居然從此走上不歸路。

二○○五年二月二日上午九點,台灣聯通科技與黑白屋電影合作拍攝的史實電影「南方紀事」的外景隊在日本橫濱港拍攝這一幕生死之別的場面,攝影的場面是在停泊於橫濱港碼頭供人參觀的「冰川丸」船上。

「南方紀事」是近年來台灣電影市場持續低迷的時候,非常受到注目的一部史實電影,所描寫的是日治時代來往於「內台航線」(日本內地與台灣)的巨大客船「高千穗丸」在下水第八年的昭和十八年(一九四三年)載著一千多位台灣人與日本人乘客在三月十九日航行到在已經看到基隆港的地點突然被美軍潛水艇的魚雷擊中而沉沒,船上的近九成乘客不幸罹難,當時剛奉派到台灣就任的日本新科警察乘客田中秀文幸運的在這次海難中獲救,最近他在網路上寫了一篇「高千穗丸遭難記」,形容「高千穗丸」的海難事件是「生與死的苦鬥」。

閃靈樂團主唱 扮演主角

這起被稱為與「鐵達尼號」共列為世界三大海難事件的「高千穗丸」沉船事件背後隱藏的許多悲歡離合的感人故事,透過劇中主角,也是「高千穗丸」海難事件犧牲者的台灣藝術家黃清呈(閃靈樂團主唱Freddy飾演)的短暫燦爛人生,勾勒出當時台灣人的生活、思考方式,同時也反映台日間複雜的政治與文化關係。

李登輝前總統去年十月底應邀主持「南方紀事」開鏡儀式時對這部電影有很高的期待,他強調,電影的最大價值是反映出國家的歷史成就,同時也是國家的歷史資源,他也希望台灣的民族感情與歷史能透過「南方紀事」真實的反映出來。

台灣電影界的期待與李登輝的激勵也成為監製人林一方與導演黃玉珊的心理壓力,也可以說是因此變成一股衝勁。林一方在橫濱港拍攝外景的時候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其實在片中也可以加上情節讓電影更加戲劇性、更為羅曼蒂克,但是在考慮到忠於史實,只好犧牲前者,這也是製作這部電影難度比較高的地方」。

台灣導演願望 重建歷史

在拍攝紀錄電影具有相當成績的導演黃玉珊也說,「因為電影是文化資產,因此不能只考慮市場,對歷史也要有所交代」。

「南方紀事」外景隊一共十二人是在二月一日抵達日本,二日與三日兩天一共拍了五十個場景,每天都要到晚間十一點多才能結束拍攝工作,為什麼以停泊在橫濱供人參觀的「冰川丸」代替「高千穗丸」的理由是,這兩艘客船的造型幾乎一樣,年代也相同,而也因為日本政府對歷史文物的妥善保存才為「南方紀事」解決了一個重大難題。

林一方表示,在亞洲的國家之中,拍製這一類的大型海難事件電影,完全無法和美國好萊塢比上下,「南方紀事」能在日本找到實景是不簡單的,讓「南方紀事」可以很具體的表現出當時的狀況,保存歷史重要文化財產的重要性也可由此充分的領會。

這次在日本拍片的另外一個難點是要有大批的臨時演員幫忙,例如在船上向送行者揮手道別、乘客上船、在甲板上休息、沉船之前船內的混雜等等,都需要很多演員,幸好台灣的留日學生、在日台灣同鄉會、日本李友會與高座會的協助,才使拍片進行得非常順利,由於二月二日在橫濱開拍當天是星期三,日本的牙醫大都休息星期三,當天前往助陣的在日台灣同鄉會會員幾乎清一色是台灣籍的牙醫師,例如牙醫師的同鄉會會長陳明裕扮演「高千穗丸」的船長,另外一位牙醫長谷虎峰是扮演「高千穗丸」的大副,留學生則演乘客等,這些就地取材的臨時演員都是「義工」,據製片范健祐表示,在橫濱的兩天當中總共動員了大約六十多人。

船隻沉沒事件 事屬機密

「高千穗丸」所屬的日本三井商船株式會社對「南方紀事」的拍製表示可以協助,但是態度非常低調,例如三井商船對「南方紀事」提供很多必要的歷史資料,但是因為「高千穗丸」沉沒事件在當時是屬於機密,事經六十二年,三井商船仍然保持低調,這一點讓林一方覺得納悶;日本「東映」電影公司也對「南方紀事」提供了合乎那個時代的道具,如皮箱、女性手提包、學生服、警察制服等。

二月一日上午在「冰川丸」上拍攝「高千穗丸」從北九州市的門司港出港前乘客向親友揮手道別時NG了好幾次,因為扮演乘客的留學生在Say Goodbye之中不時夾雜著「再見」的北京語,因為當時台灣人根本不懂北京語,導演黃玉珊一再提醒只能出現日語和台語,但是還是會有一兩句北京語脫口而出,這也可以看出國民黨政權向台灣人實施的「國語」教育是何等成功。

林一方說,「南方紀事」的最大訴求是在「讓觀眾對生命的了解,透過死亡來了解人生與男女之間的情愛,同時也因此而了解生存的價值」。

透過南方紀事 認識台灣

扮演「高千穗丸」船長,長年在日本行醫的在日台灣同鄉會會長陳明裕表示,「南方紀事」的主人翁是三十一歲的台灣澎湖畫家兼雕刻家黃清呈,這只是台灣的一個縮影,這也說明了在六十二年前的台灣已經有相當傑出的人才,不是後來由蔣介石所率領的國民黨逃到台灣以後還把台灣人當傻瓜所可以想像的,「透過『南方紀事』,應該會有更多的台灣人對台灣的優秀歷史得到進一步的認識」。

這部電影的另外一個意義,在「高千穗丸」被擊沉後,日本政府不但沒有緊急救援,派人到台灣對罹難者家屬實施言論箝制不准對外張揚,事後也沒有補償,而美國當時不管「高千穗丸」是商船,片面認定船上載有日本軍人,美軍的魚雷打的是日本船,但是死的大都是台灣人,事後美國也對此不了了之,陳明裕說,「這也是另類台灣人的悲哀」,他說,「如果台灣的真正歷史與台灣人的真正優秀之處必須要有人把它記錄下來」,「南方紀事」這部電影的真正價值應該在這裡。